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當前位置:首頁>>學校新聞>>媒體報道

中山日報:仙中走讀生 青春的躁動與自律

撰稿人: 審稿人: 來源:中山日報 發布時間:2018-11-08

仙中走讀生:青春的躁動與自律

●楊仙逸中學754名學生在校外租房,如何有效管理確保安全,牽動著多方神經

●新宿舍計劃明年5月建成,將提供床位2036個,有望解決學生校外租房問題


來源:中山日報 作者:陳慧 唐益 李潔瑩字數:3185


   全校1800名學生中,有754人在校外租房住……”這份來自今年10月的調查數據顯示,四成學生在外租房住,“如何保證安全”成為楊仙逸中學校領導心中的擔憂。

  位于石岐區麻洲街的仙中,是市屬14所高中里唯一沒有宿舍的走讀制學校。2015年高考戶籍改革后,陸續有外省市戶籍的學生就讀,他們為了求學,只得在學校周邊租房居住,且大部分沒家長陪同。在學校新宿舍明年5月建好之前,這些學生校外居住的安全成為家長老師心頭懸著的大石。

  本報記者 陳慧 唐益

  通訊員 李潔瑩

  現場走訪

  ■高一新生:獲“自由”空間,心里有點小高興

  10月22日晚9點,窄窄的麻洲街涌動起來。文具店、理發店、手機店、面包店、腸粉店、燒烤店等陸續亮燈,一些摩托車也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,停在路邊默默等待。

  9點30分,仙中晚自習下課鈴響起,學生們從校門口涌出。有的坐上家長的摩托車,有的自己騎自行車,也有的在街燈與沿街店鋪的燈光下走回在校外租住的地方。

  今年剛讀高一的阿達,在校外租房走兩三分鐘就到。記者跟著他停在一家餐飲店前,幾個學生正在吃宵夜。店旁一條被大鐵門攔住的小巷里,就是阿達的新住處。推開鐵門,走進昏暗的小巷,記者才發現這里“別有洞天”:一幢兩層民居樓被分割成許多間獨立小房間,有四五間房住著仙中的學生,其余則是外來打工者。

  老家在廉江的阿達與同學合租的房子在一樓,約10平方米的房包含一個衛生間。一張上下鋪的床,兩張簡易小桌,還有兩個行李箱,就是屋里全部的東西了。1個多月沒見到父母,阿達說開始還覺得有些不習慣。“每天回來會與媽媽微信聊下天,說說這邊情況。然后洗澡洗衣服、看看書再睡覺。老師也會常提醒,外宿的學生晚上不要出門,早點睡。但自己有時會拖拉點,做不到很早睡。”

  現在阿達每天調好早上6點多的鬧鐘,與宿友互相叫醒,然后去學校吃早餐,一日三餐都在學校飯堂吃,午休也在課室里,只有晚修后才回到住地。大多數外宿的高一新生都與阿達一樣,與同學合租,環境不如家里好,但能有一小段脫離家長和老師的“自由”空間,這些新生們心里竟然還有點小高興。

  可家長們卻十分擔心。在廉江的阿達媽媽,通過電話告訴記者,找房子時一直跟兒子強調,房租貴點沒關系,但一定要安全。電話里,阿達媽媽連說了幾次“擔心死了”。

  ■高二老生:覺得還是在學校住宿好

  與阿達這種高一新生不同,仙中高二、高三學生隨著學業壓力的增大,越來越覺得校外居住不便。高二的小新告訴記者:“樓下有其他租戶,住的地方還有夜宵檔,一到晚上看電視的、唱歌的、喝酒的,各種吵,我寫著作業,耳朵里聽的是電視劇的聲音。”

  讀高一時,小新也曾“放飛自我”,在街頭閑逛或吃宵夜,較晚才回到租房地。回房后又拖拖拉拉,幾乎不可能在11點前上床睡覺。甚至有一晚因為睡得太遲,第二天沒及時醒來去上學,急得老師問同學、找民警,去出租屋找人。班主任向家長反映了情況后,爸爸決定來陪讀。小新的父母在東鳳工作多年,陪讀那幾個月,爸爸白天上班,晚上就回出租屋督促小新作息,鎮區城區兩頭跑。

  爸爸的奔波小新看在眼里,漸漸地學習用心了,生活上也學會了自律。現在爸爸每周仍會來出租屋兩三次看他,但不用再每天陪伴。“現在覺得,還是在學校住宿好。學校有生活老師監督,作息有規律,周邊不會有太多干擾,可以好好學習和休息。”現在的小新反而盼望著學校的宿舍早點建好,可以重新回到有老師監督的環境中。

  摸排調查

  ■今年校外租房生達754人

  能常來陪孩子的家長還是少數。據了解,目前仙中在校外租房的學生有754名,比去年多了100多人,且大部分沒有家長陪同。仙中德育處主任孫文彬說,學生大規模校外租住的現象是2015年高考戶籍改革后才出現的,以前學生幾乎是以中山城區為主,只有少數來自鎮區。高考戶籍放開后,2016年入學的新生就出現外省市戶籍生,并有每年遞增趨勢。這兩年,每學期開學1個月后的3月、10月,年級和班主任老師們就進行摸底調查。今年10月走訪調查,校長李自可將主題黨日活動定為“走訪出租屋”,全校黨員一起走訪,希望在新校宿建成前的半年時間里,減少安全隱患。

  楊仙逸中學所在的麻洲街,校道狹窄,占地面積小,周邊都是兩三層低矮老民房,流動人口多。學生租住地多在麻洲街附近,包括方基巷、南陽里、南倉街等老房中,有些甚至是危房。

  10月18日中午12點30分,記者跟著校長李自可與其中一隊老師走訪。穿過麻洲街,學生們帶著走訪老師拐進了叫不出名字的小巷。生銹的鐵門背后,是一條只能供一人通行的樓梯。樓梯轉角處窗戶透進來幾束光,照亮了貼著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風格——淺綠色花磚的樓梯。學生們租住在二樓。打開木門,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房間里,僅放有一張鐵質上下鋪、一張書桌。房間最里側,是一次只能供一人使用的廁所。這間房,租金每月400元,由兩名男生平攤。

  ■發現隱患告知房東整改

  在麻洲街旁5橫巷,一棟樓里住著仙中十余名學生。在兩名女生租住的房內,熱水器的排氣管長度不夠,將廢氣直接排放在廁所內;給熱水器供能的煤氣罐,直接放在了床頭……老師們一邊叮囑學生打開門窗透氣,一邊在本子上記下存在的問題。

  高一(5)班班主任老師許麗純在走訪中還發現,一些學生安全意識不夠,直接將電線拉到床上。“我們發現問題,就拍照記錄,發給家長或者聯系房東。”許麗純說,雖然有時候收效甚微,但至少要讓房東知道,有老師在跟進,能起到督促作用。

  走訪隊伍中除了老師外,還有迎陽社區的工作人員。社區流管站負責人陳先生表示,也時常會走訪片區里的一些學生出租屋。“出租屋歸我們管,有些學生報上來的地址模糊,我們走一下心里也有數。走訪過程中,如遇到一些有問題的出租房,登記在冊并督促房東整改。對不符合出租條件又不整改的房子,就不能再讓它出租了。”

  采取措施

  ■警校社區聯動嚴防事故

  擔心個別自控能力差的學生沉迷電腦、手機游戲,高二班主任老師肖學勝就與家長們溝通,希望嚴管手機。他帶的班共40人,有20個是校外租住生。“星期一至星期五手機由我保管,周五放學后才發還。個別家長要每天電話聯系的,盡量配只能打電話的老人機。”

  幾次晚上在校外采訪,記者10點半前離開麻洲街時,發現街上沒幾個學生。這些十五六歲的孩子沒有了家長老師的監督,怎么能乖乖自覺回住地?

  原來,除了班主任們各出奇招外,學校還采取“巡街”方式。德育處主任孫文彬說,學校派出行政值班老師以及保安,晚上10點半就在學校附近巡街,發現有未回住地閑逛或吃宵夜的學生,馬上勸離。“安全是底線。有些家長與學校也解決不了的事情,我們還要求助社區和民警。”

  肖學勝老師的班里,有一位女生的家長反映,說頭晚孩子的出租房有男的來敲門。“我們馬上跟轄區派出所的民警反映,他們也很配合,馬上去學生租住的地方了解情況,看周邊環境。這事后來就再也沒出現過了。”

  在記者采訪中,老師們都屢次提到了片區民警。民警岑文濤還有另外一個身份——楊仙逸中學法治副校長。“每學期開學,我們會從學校拿一份校外租住學生名單。”岑文濤說,片區民警會根據名單情況,加強對學生租住地區的巡邏。每晚9點半至10點,集中放學的時間段,民警會在學生經過的路面巡邏。“去年,一名學生的手機放在出租屋內,被人站在房外用工具夾走。這是我們處理過的唯一一宗來自學生的報案。”岑文濤說,經過警、校、社區聯動,至目前為止,近幾年未發生過安全事故。

  ■仙中新宿舍預計明年5月竣工

  據了解,楊仙逸中學宿舍飯堂工程(包括連廊區)投資總額逾7900萬元,擬建總建筑面積近2萬平方米。工程分地上五層,地下二層,提供床位2036個和就餐位1400個,預計明年5月份竣工。

  對于楊仙逸中學這700多名校外租房學生來說,這幾年是一條艱苦的求學路,但同時也是在人生中學會把握“自由”與“自律”的成長之路。


來源:中山日報 作者:陳慧 唐益 李潔瑩字數:3185


-->